深渊看着你_Dxtmb

主玩微博。lof只发图文。
不拆不逆只爱狗子川,红叶是我媳妇。
欢迎关注@深渊看着你_Dxtmb

继续校园paro
运动生大天狗x艺术生荒川。
荒川os——
每次运动完,大天狗都要跑过来问自己饿不饿渴不渴热不热,要不要一起去吃雪糕冰淇淋……
虽然我不渴不饿也不热,但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一些草稿设定(字丑勿怪)
校园paro,这两天大概会抽时间写一写

传递爱意的传话筒~


因为LOF似乎不能拼成九宫格,

所以P1为九宫格,P2至P10为单图。

互相投喂绵绵冰。
本想写连载,结果写到一半又开始摸鱼画画惹。。。(;д;)

滴滴滴。开个车。
p1是我钟爱的一种捆绑。捆在荒川手上了。
p2脐橙。

吻。
最近喜欢上觉醒狗x皮肤川,
老夫老妻式生活(x)

事后温存。
比划了好久开车图,但最后都没画出那种感觉。
最后画成了事后荒川给狗子扎辫子。。

体服的为崽而战应援开始了!

默默画了一张大天狗皮肤全家福!

为大天狗打CALL!!!

【天荒】一场误会引发的约会

现代背景,可能ooc
职场新人大天狗x服装总监荒川之主
知道妄图飙车却被主角们控制着写成喜剧故事是什么感受嘛?!(哇的一声哭了)

何为恋?何为爱?
何为恋爱?
荒川看了看眼前苦涩的咖啡,毫不犹豫地往里面倒了半小瓶牛奶和数枚方糖。在旁人看来,这杯咖啡的甜度令人倒牙,但荒川却觉得这样才是美味的饮品。
恋爱也如此。
身边的朋友分分合合,苦多甜少。如不加糖的咖啡,苦倒了他们,也吸引着他们。
除了荒川。
他不认为这种苦掉牙的恋爱有什么可追求的,为了另一方而委曲求全简直令他无法理解。
甚至连欲望发泄,他都觉得可有可无。
“你应该去尝试一下……例如下载一个约/炮软件?”
“那我为什么不直接去红/灯/区?那里的人还能给你健康证明。”荒川一副看傻子的眼神。
提建议的朋友被哽得一口老血喷不出,停顿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软件不限制男女。”
“我看起来很欠/操?”
“……软件约人出来不一定就要去酒店。你也可以约人去吃个饭喝个茶,说不定还能当知己不是么?”
听起来还有点吸引人,荒川就听从了建议去下载了软件,并试着在网上约人。
荒川无论从样貌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只是简单的把照片以及一般资料挂在网上,就吸引了许多男女的关注和勾搭。
荒川也认真地挑选了几名男女进行会面,严格遵循“吃饭、喝下午茶、去酒店探讨人生哲理”这一系列步骤。大部分男女被荒川的严肃劲儿所折服败退逃之夭夭,鲜少几名在与荒川进行人生探讨后选择浪子回头,只有一名男子直接脱光躺床热情邀请成功把荒川惊得逃回住所认真研究同/性/性/事。
研究完毕的荒川仿佛接受了洗礼,整个人变得更加洁身自好,并时不时对基佬下属报以关切同情的目光。
“为何这么看我?”
“……不,只是觉得你也挺辛苦的。”荒川斟酌着措辞,“要是有什么腰酸背疼,告诉我一声,我可以适当减轻你的压力。”
所幸那次尴尬的碰面只是让荒川情绪低落了几天,某日他又情不自禁地点开了软件。
随意地翻了翻邀请,点开了其中一个让他感兴趣的。那张邀请没有附上他的照片也没有透露姓名年龄,只有几句自我介绍,字词间透露出了邀请人的稚嫩。
荒川有些好奇,恰好邀请人也在线。他便向对方发了简讯——“您好,要碰面么?”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复——“可以。”
紧接着对面又发了一串话——“我以为你没看到我的邀请……”
“抱歉,最近有点事没来得及看讯息。”
“那么我们今晚就碰面?”
“你希望在哪碰面?”
“X西大街吧。”
X西大街,是本地著名的夜生活圣地。种类繁多的美食、纷杂热闹的酒吧、还有各式各样的娱乐项目,令来客流连忘返沉湎其中。
下班之后,荒川开着车慢慢地跟随车流前往目的地。正逢车流高峰期,荒川罕见地迟到了。他下车走向目的地,一眼就看见了与其他来客格格不入的青年。
那名青年明明身处游乐之地,却还穿着一身西装。他直挺挺地站在路边,唯一的动作就是抬起手臂看手中的手机。黑发不短,被向后梳起并扎了一揪小辫子。
大约是刚刚就职的二十来岁青年吧?兴许便是因为职场问题而郁郁不乐、在软件上找人消遣。
荒川觉得很有必要对青年进行劝导。
他掏出手机,在软件里留下一条“我来到目的地了。”的讯息后就把手机揣回口袋中,直径走向青年。而这时青年似乎也收到了讯息,正低头敲击屏幕。
“X西大街不是办公室,并不需要穿得这么正式。”荒川伸手,恶作剧地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成功地把青年吓了一跳。
青年收起手机,扭头看清了来人,一脸惊讶:“荒川先生?”
“嗯,”荒川丝毫不惊讶对方知晓自己的名字,软件上的姓名他用的就是真名,“还不知你如何称呼?”
“大天狗,”青年急促地回答道,“我叫大天狗,荒川先生。”说完,他双手微微颤抖地伸进口袋里摸找着什么。
    荒川看出了对方是想找名片,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私下就不要行工作的那一套了,而且我也没那么健忘。要不要先去酒吧里喝一杯?放松心情。”虽然他并不清楚大天狗到底在紧张什么,但让一个人平复心情的方法荒川还是懂的。
他们来到一家小酒吧门口,是X西大街中为数不多的清酒吧。放着轻缓舒适的音乐、出售的也多为清甜低酒精度的酒水,吸引了许多不喜嘈杂的客人。
两人就坐于酒吧的小角落里,店员为他们递上了菜单。荒川熟练地给自己点了一杯低酒精度的饮品,顺便询问大天狗想要点什么。大天狗抿着嘴看了许久,最后把菜单一合对店员说:“和荒川先生一样。”
“我点的饮品可能会很甜。”荒川提醒道。
“没关系,我也挺喜欢的。”大天狗对荒川笑了笑,那两排牙齿白得有些晃眼。
荒川被晃得多眨了几下眼睛,抬手掐了掐鼻梁略微遮掩下刚刚的失态:“希望待会儿的饮品你能喜欢,那可是这家酒吧的主打饮料。”
这句话倒是给大天狗下了定心丸。
不多时,两人的饮料就被端了上来。饮品由多种鸡尾酒调制而成,颜色呈现出深蓝色,表面还有零星点缀,仿若星空。荒川抿了一口,甜腻粘稠的液体徘徊于唇舌间最终缓缓滑进咽喉,瞬间的美好令他忍不住闭眼享受。
而对面的大天狗也喝了一口,但他显然并不适应这样的甜度。那一口甜度直把他激出了满身疙瘩,含着一口饮料忍了好一会儿才咽了下去。
“如何?”荒川显然没有看到大天狗怎么咽下第一口。
“确实好喝,”大天狗面不改色地夸道,“我从没喝过这么……奇特的鸡尾酒,无论从它的色彩搭配还是味道。”
“挺高兴能遇见同样喜欢的你,”荒川有点小愉悦,“我喝了三年,与人推荐了三年,可惜一直没有人能和我一同欣赏这份佳肴。”
“能和荒川先生喜欢同样的事物是我的荣幸。”大天狗情不自禁地又抬起身前的酒杯,喝了一口。事实上酒并不难喝,只是过于甜腻。但有了尝试的第一口后,第二口反而不是那么难接受了。
不过太过牛饮的姿势,让荒川皱眉纠正道:“你不应该喝得这么急,这杯酒应该先含在口中、再慢慢下咽。”
大天狗虚心听从,又抿了一口。这一次又有了新的体验,这让他看向荒川的眼神更加崇敬了。他感叹道:“没想到荒川先生不仅在时装行业有高就,还对餐饮也有所涉猎。”
“听起来你对我了解很深?”
“久闻荒川先生大名,一直想拜见您却苦于自身才学不足,恐怕无法入您的眼。”大天狗笑着,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这么偶然……”
任何人被晚辈如此吹捧都会有些飘飘然,荒川也不例外。他问:“听你这么一说,你也是服装设计这一行的?”
“是,”大天狗回应道,“只是刚刚入职不久,还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有没有自己设计的方案?”
言下之意很明显,荒川愿意为他指点一二。
大天狗显然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块大饼,被荒川这一席话砸得有些发愣。荒川侧头看了看已经逐渐多起来的人群,提议道:“我们去酒店里吧,这里人太多不好探讨。”
“可以!”这么求之不得的机会,大天狗自然不敢轻易放弃。起身想抢先买单,却被告知荒川早在点餐时就把钱付清了。
荒川拍了拍大天狗的头权当安慰:“毕竟我是长辈,这次还是由我请客吧。”
“这多不好意思……”
“来日方长,”荒川无所谓道,“我们总会再见面的。”
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开了标间。两人顶着行人奇怪的眼神护送进了电梯。
“他们在看什么?”大天狗显然不懂之间的道道。
荒川抬了抬眼皮,没有做出解释,只说了句:“不用管那么多。”
进了房间,大天狗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向荒川展示自己设计的作品,荒川边欣赏挑刺边领着他坐着。两人互相探讨、传授听取,不知不觉间房间里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2”。
荒川比大天狗先一步打起了哈欠,伸了伸懒腰后对大天狗说:“先到这吧,今晚也太晚了,先在这里住下,明天早点起来我再送你回家。”
大天狗抬头看了看时间,点头答应了。
两人也没带换洗的衣服,就这么穿着躺床上睡了。
荒川随手把手机掏了出来,鬼使神差地点开了软件。
在他发送“我来到目的地了。”的讯息下方,赫然多了一条未读讯息。
讯息里写着——“抱歉先生,今日有事,恕不能赴约。”
(完/未完待续)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或许某天想起来了会写写?
溜了溜了